我才二十多岁,怎么就得了乳腺癌?绿叶鸟健康

发布时间:2022-04-02   来源:绿叶鸟健康养生网    
字号:

国家癌症中心数据显示,2000年到2014年间,我国的青年乳腺癌患者的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近几年,20 岁左右的女性患者更是屡见不鲜。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乳腺科主治医师杨青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在美国,年龄小于等于 35 岁的乳腺癌患者仅占全部乳腺癌患者的 3% 左右,而我国每年新发乳腺癌病例中,年轻乳腺癌患者占10%~15%,并且这个比例有进一步上升的趋势,显著高于欧美国家报道的发病率。

不仅如此,临床上,多数年轻患者比老年患者的肿瘤恶性程度较高,进展较快,对治疗的反应较差。

正值青春,人生尚且匆忙,面对突如其来的癌症,年轻乳腺癌患者将陷入怎样的困境?她们又会如何应对?      


天降意外

“确诊之后,我哭了两个月。”刘女士坦白道。

听到这句话,你或许认为刘女士是一个悲观的人,实际不然,这个曾经掩面痛哭两个月的姑娘,实际上是一个29岁的活泼开朗的女孩,而在这之前,她身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乐观积极的人,我们可以亲切地称呼她俐宝。

2021年,29岁的俐宝还在当地小学任教,跨入婚姻2年的她,正准备迈入人生的下一阶段——做一个母亲,孕育一个可爱的宝宝,给家庭添一份欢闹。

大学毕业后,刘女士就被诊断出抑郁症,去年为了迎接新生命的到来,已开始逐渐减少用量。没有想到的是,一场意料之外的疾病打乱了原有的计划。备孕期间,在一次体检中,医生告知她的乳腺有肿块,提示BIRADS4级,伴有淋巴结肿大,建议她到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惶恐的她急忙赶到市级医院做了穿刺检查,得到的结果却并不乐观。


确诊自己得的是最凶险的三阴性乳腺癌的时候,当下是什么感受?

乳腺癌互助君

俐宝:

我哭了有两个月吧。虽然身边有一些同事也得了乳腺癌,但是她们大多临近退休年纪,没有想到自己二十多岁也会得这个病。

俐宝说,患有乳腺癌的教师不在少数,之前一次住院的时候,同病房的都是老师,自己还有一个老师的群,里面都是患癌的病友。


工作给她们带来什么?

俐宝:

从上班到下班整个时间段,几乎都处于一个比较紧绷的状态,担心小朋友不小心受伤什么的,毕竟他们不像初高中的孩子,可以很好的沟通理解。

今年是俐宝工作的第七年,直到患病前她还在教一年级的小朋友,她称他们是甜蜜负担的熊孩子。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乳腺病诊治中心主任医师、乳腺病影像诊断专家刘万花指出,乳腺癌也可能是一种职业病,教师、医护人员、公司职员等压力大的女性是乳腺癌的高发人群,日常需注意改变不良生活习惯,并定期体检,如此才能做到早防、早查、早治。

与之相对的是,教职工患病对工作的影响反而比较轻。俐宝向互助君表示,女孩子有份稳定的工作真的很重要,生病后自己的薪资并没有缩水,仍旧与之前一样,单位也对她的情况表示了理解与支持。

由于乳腺癌治疗的有些费用并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普通家庭的经济压力也会越大,这个时候,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无疑减轻了许多负担。

俐宝说,自己还是想在精神体力都符合的条件下,回归工作岗位,也是有一个寄托。

俐宝:

每次在家长群里看到其他同事在里面布置作业、和家长沟通什么的就还是很羡慕,希望今年九月,我就能回到学校上班,把自己当作一个正常人,这些日子就只是生了一场很大的感冒,重新出发。

凡事不能尽善尽美

患病前,俐宝是大家眼中的小太阳,乐观积极,活泼开朗,在办公室经常能听到她的笑声,也常常组织活动拉近大家的距离,外向的性格下,却有一颗好强又执着的心,凡事追求完美,可一旦做的不好的时候就很容易产生抑郁、焦虑的情绪,她说这可能也是自己患上抑郁症的原因。

这种争强好胜的性格,在事业上能带来很不错的结果,可却也为乳腺癌的发病埋下了种子。

复旦大学对80名年轻乳腺癌患者进行问卷调查,研究发现,45%的患者自认为是性格急躁,争强好胜,求胜心切,追求成就,情绪容易波动,缺少运动的A类性格。人体内的负情绪长期没有得到及时排解,就会进一步影响人的中枢神经,使人内分泌系统紊乱,引发机体内环境失调,使得人体抵抗力下降,癌细胞便可能乘虚而入。


生病后,最难受的事情

谈到最不好受的事情,俐宝直言,父母是自己的最大软肋。读书十几载,正要好好报答父母的时候,却还要给他们制造负担。尤其对于年轻患者来说,身体的苦痛尚且能承受,最难受的是给父母添麻烦。

俐宝:

家里没有小辈,平常去上班了,爸妈也都在家没有人陪,怪冷清的,现在整天待在家里,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也更热闹了。但是,这种热闹,是我不想要的。

而对于患有乳腺癌的独生子女,这个担心更会巨大化,俐宝说自己也有遇到几个病友,都是独生的,也才二十多岁,我们都经常说,万一自己有什么事,那我们的父母怎么办呢?也只好过好眼前,不去想它。或许好好照顾好自己,努力康复才是唯一的答案。


生命的延续,不止是孩子

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推动着直线前进的人生列车驶上了另一条轨道。

原本有备孕计划的俐宝说,治疗后暂时不会考虑要小孩,相比别人,自己的身体已经承受了许多的痛苦,也没有准备好迎接新的痛苦。

她也曾和先生讨论过,未来如果有机会生小孩的话,自己不一定会要。她的先生则直接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生活,孩子只是点缀,甚至幽默地开解她,万一生到熊孩子更难过。家里人也都支持并且尊重她的决定,都认为先治好病才是最重要的。

在漫长的人类文明中,孩子往往被认为是父母生命的延续,这种爱惜与呵护交织的深厚情感,赋予了人无穷的勇气与温暖。而对于未孕的癌症患者来说,怀孕、生产、哺乳的痛苦都是孕育生命必经的痛苦,努力抗癌、乐观生活已经足够花掉一个人的能量,能保持积极已然足够,未来的答案留待以后填写,重要的是珍惜所拥有的当下!

正能量,真能量

这种乐观的情绪所能带给治疗的效果是意想不到的,俐宝说,刚开始她知道自己患病的时候是很悲观的,甚至遗书都想好怎么写了,后来才了解乳腺癌,是治愈率很高的癌症,早期的治愈率甚至可以达到90%。

在她情绪最崩溃的时候,在病友群里遇到了一位同样是三阴乳腺癌的患者,第一个安慰她,她向俐宝袒露了自己的病情,从三阴性乳腺癌,发现时就已经是四期了,医生也不太敢给她用药,生怕她承受不住,没有想到她化疗后,达到了病理完全缓解(pCR),她也告诉俐宝,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了,药物的副作用都会小很多。

俐宝:

是的,我自己也发现是这样,我第一次化疗是很难受的,后面调整好情绪了,慢慢地就感觉没那么难受了。我也发现有些人是越来越难受的,他们的心态往往也更加悲观。人的状态真的能影响化疗效果。

不少实验研究也有类似结果,一些伴有焦虑、抑郁情绪的癌症患者,接受化疗后的副作用影响更加剧烈。恶性情绪的长期存在亦会造成患者机体免疫能力的降低,使得免疫系统识别清除恶性细胞的功能减弱,最终引发肿瘤复发和转移。

   

因为自己淋过雨

/所以想给别人撑把伞

俐宝说,就像很多人不能理解抑郁症,在患乳腺癌情绪低落的时候,也经常有人安慰她,不要想那么多就好。

俐宝:

其实这种安慰大多很表面,因为这个是个人的性格,没办法控制,我也去看过心理医生,他们也说,性格原因很难改变。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没有相同体会的人往往只能管中窥豹。也因此,病友就成了乳腺癌患者无可替代的暖光,俐宝说,有时候家人过度的安慰也是一种负担,而病友间的相互取暖则更有真实感。一次次真诚的袒露,好比孤独无助时一个平等热切的拥抱,长夜从此有了一点微光。

俐宝打算,等自己状态好一点了,就去拍一个艺术照,记录一下自己做了乳房全切后的伤口。

俐宝:

挺多人不愿意面对这个伤口的,有的说看了就想吐,有的说看了之后想哭。我更愿意把它当作我人生的一个勋章,纪念我自己承受过的苦痛与磨难,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勇敢地面对这个疾病。

对生活,我想说

与厄运碰撞后,即便一地鸡毛,但生活仍然要继续,经过这场与癌细胞的战役,俐宝对人生也有了新的看法与感悟。

俐宝:

还是要珍惜当下吧。以前都是在做一些规划,像是28岁做什么,29岁做什么,30岁做什么,现在全部推翻了,直接变成了好好活着,珍惜身边的人。把每一天都当作是很有意义的一天去过,像最近的3·21东航飞行事故,明天与意外不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即使不是生病,也可能会有一些意外,真的要活在当下。

还有就是要存钱,生病真的是一笔很大的支出,给爸妈,和自己买一份重疾险真的是很重要的!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俐宝一样,面临着癌症带来的身心巨变,这个群体队伍正在逐年壮大。


漫入年轻群体的癌症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乳腺癌患者将面临种种生理、心理以及社会考验,包括乳房切除手术导致的外在身体形象改变、治疗可能带来一系列不良反应或不适感、疾病造成的家庭角色改变等。

多项研究认为,年轻患者的社会、心理适应度好于年纪大的患者。相较于中高龄患者,年轻患者的身体素质更好,精力相对更充足,能够参加的社会活动和可获得的应对资源相对较多, 可以通过更多途径寻进行自我调适。

采访中,俐宝也表示自己身体可以,闲暇的时候会和朋友一起出去逛街、散步,自己在家的时候还会画画、玩乐高等。

朋友、家人的亲密陪伴,能给乳腺癌患者们带来强劲的鼓励与支持,而这些也正是乳腺癌患者战胜疾病的信念支撑和动力源泉,能够促进她们更自信地回归、适应社会。

战胜乳腺癌,规范治疗促进康复,这都不是一个人的战役,而是一个家庭,一个群体的力量凝聚。

前路虽长,但你,并非孤身一人!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